「换了位子就换了脑袋」这说法有依据吗?认知科学家有话说

浏览量475 点赞265 2020-06-11

最近热门的新闻之一是某医学中心的人事异动,让急诊医师选择大批出走。周边报导如雨后春笋般涌出,真真假假好不热闹,也让观众眼花撩乱。有一个说法是院内高层的专断与斗争是这件事的导火线。当然媒体为了报导精彩,偶而加油添醋,不可尽信。

但是我们常常会听到朋友抱怨,甚至自己也会遇到:某个曾经平起平坐的同事,当上主管之后似乎就变了一个人。要嘛对其他同仁板起面孔、耀武扬威,或者口口声声公司规定、高层要求,努力推动着曾经连他不以为然的政策。这就是我们司空见惯的:换了位子就换了脑袋。

但是这件事真的有依据吗?或许当主管的人也会很委屈的说,位置变高,责任也更大,他只是为了达成任务身不由己,并非心里的本意。刚好最近听到万维纲先生谈到这个话题,我也去查了一下原始资料。还真的有认知科学家,用神经生理的角度研究过这回事,那结果到底怎幺说?

屁股确实决定脑袋,就连想一下也是

人脑中有几个区域存在所谓的镜像神经元。这个构造被发现仅仅是20年左右的事情,科学家发现,当猴看到别人拿着香蕉,跟自己手上拿着香蕉的时候,脑中都会有一个同样的区域被活化。同样的,如果鸟儿自己在鸣叫,跟听到邻鸟在鸣叫,也会有一模一样的现象。还有更通俗的例子是:我们看到大尺度的爱情动作片,自己也会脸红心跳。

因此科学家认为,镜像神经元提供我们「感同身受」的能力,如果镜像神经元的功能被抑制,对情绪和他人行为的感受可能就会变得迟钝,甚至失去同理心。而权力,甚至是想像或虚构的权力,本身就会影响镜像神经元的作用。

「换了位子就换了脑袋」这说法有依据吗?认知科学家有话说
镜像神经元的功用:看到别人在唱歌,和自己唱歌,会活化脑部同一个区域

加拿大的Obhi教授在2014年曾经进行一个研究,他让一群人看着别人握橡皮球的影片,然后观察他们脑部主管运动的部分被活化的状况,根据前面提到的理论,看到影片的人脑中会彷彿自己也在握着球一样,脑部的同一个地方被活化起来。

但是Obhi教授把这些人在实验前随机分成三组。他请其中被称为「高权力(high power)」的那一组在先想像自己人生中最得意、能够使唤别人的场面,然后再开始。令人惊讶的是,高权力组的受试者在看影片时,脑中相对应的区域居然不如其他两组活化地那幺明显,也就是说,他们感受别人行为的能力减弱了。

这个研究虽然简单,但是意义却非常深远:即便是暂时,甚至想像出来的权力,都可能影响人们共感其他同伴的能力。更早期的研究,以及Obhi实验之后的论文(比如这里和这里)也支持握有权力确实会减弱一个人的同理心。

如何不让权力迷惑自己

所以说权力不只使人腐化,还会跟群众越来越远,最终和社会脱节,也无怪乎民主社会必须要有任期制,否则再圣明的君主迟早也会变得昏庸无能。但是握有更大的权力,等于更有影响力,这本来也是有志青年实践理想的一种方式。难道我们没有其他的方式让自己时刻保持清醒的同理心吗?

有一篇2016年刊登在英国社会心理学期刊(British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的研究, 内容是让一群大学生为一些产品名的创意程度打分数,其中有一些人被告知自己的评分会大幅影响最终产品评价(高权力组),另一群则被告知他们的意见仅供参考(低权力组)。研究者接着请他们想想自己的事情,还有曾经和别人一起经历的好事。

结果研究者发现,如果身处高权力组的人有事先回忆曾和别人共同的正面经验,他对于自己目前的任务会更有责任感。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有办法提醒当权者他的一举一动会影响多少人,他的行动可能就会更谨慎。其中一个解法,就是扁平的组织以及顺畅的沟通。

一个大型机构的领导者,不可能和每一个职员接触,因此往往对于下面的同事并没有什幺具体的印象。所以论文中也建议,如果藉由组织的调整,或是意见信箱等等。只要领导者能够听到更多想法和声音,就能够改善决策的品质:这就是历史一直教导我们的,应该察纳雅言,切忌刚愎自用。

另外的方式是寻找一个完全信任而且不怕说真话的人。百事可乐的执行长Indra Nooyi在获准进入董事会那天回家时,她的母亲也许感受她极端的雀跃与自满,还没等到Indra开口就说:「你现在去给我买一罐牛奶回来。」

等到Indra买完牛奶,她等不及要分享今天最棒的消息。她母亲听完居然回答:「你是百事可乐的董事了,但你在家里还是个妻子,也是个女儿,不要把你的王冠带回家里来。」

这个例子也让我想起有次英国的维多利亚女王和丈夫艾伯特吵架,于是艾伯特冲回房间把门锁上。愤怒的女王随后跟上敲门,里面应声:「你是谁?」,女王回答:「我是女王。」房内又安静了下来。过了几分钟,女王再敲门一次,然后回答:「我是你太太,可以请你让我进去吗?」于是卧室的门才打开。

很多人会以为,至高无上的权力,普天之下莫敢不从似乎既梦幻又美好。但是我们更应该记住,有一个总对你说真话而无所畏惧的人,才是世界上最宝贵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