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热而无知的乌合之众们(十二):乌合之众追逐流行

浏览量433 点赞747 2020-07-23

流行是乌合之众最喜欢追求的价值,因为当其他乌合之众追求流行的时候,自己就不得不以其他人的认同作为自己追求的目的,而要完成这个目的最佳的方式就是追求流行。

流行是个有趣的东西,我们无时无刻都活在其中。还记得周杰伦当年还很在意市场的时候,每每发新片几乎所有的店家都会拨放周杰伦的新歌,走一轮下来几乎每一首都听过,有些可能还因为听过太多轮,到最后已经朗朗上口,成为了流行对自己的影响。

除了耳朵所听到的,我们眼中所看到的世界也是如此充满流行,每每服饰店或是彩妆店的店员总是讲述着今年流行的服装款式或是唇膏颜色,甚至更多的时候我们从路人的装扮就能窥知一二。从喇叭裤、牛仔外套到前几年流行的牛角扣大衣甚至是因为韩国流行戏剧而逐渐流行的橘色唇膏或是粉色眼影,都是流行的一部分。甚至是那些红极一时的潮牌或那些路人穿在身上的大LOGO衣服都带有流行成分。

流行是个奇怪的风潮,流行从不追求任何足以永远保留的价值,反其道而行的是他只追求那一瞬间的光彩。无论是上述所列举的任何事物,都能在几个月到几年之间造成乌合之众的追逐和流行,然后随着不同的流行开始兴起。更迭成为一种必然,这种因为流行从来没有因为时代的变更而短缺过,反而在这个资讯更快速发达的年代,流行成为一种绝对的必然。

所有在乌合之众中能够快速流行的事物,都带有些相同的特质,例如这些东西必定是讨喜的,价格不会低到乌合之众随意负担得起,但绝对是乌合之众若是想要花这笔钱会思考一下的程度。再者就是他们都拥有非常明显的特徵供其他人足以分辨这就是当前流行的事物,以免当自己购买以后却没有人发现。

狂热而无知的乌合之众们(十二):乌合之众追逐流行

也因此凡是流行的事物最容易出现在社群网路上面,因为这些东西在这段时效性当中,是非常容易获得他人的认同感的。例如一兰拉麵刚开幕的时候若是能发一张照片,说明自己在当天就吃到了,除了能证明自己有跟上时代的潮流以外,更证明自己有时间和精力排除万难去排队;甚至是消费一定金额直接入场,都是能在这段时效性之内,能够证明自己优越性的方法。

无论是哪个时代的乌合之众,都希望自己能比别人优越,而这种比别人优越的方法就是靠着要如何显示自己有闲(范伯伦Thorstein Bunde Veblen的《有闲阶级论》中使用的词彙,意指人们炫耀自己,炫耀的方式无非就是彰显自己比别人优秀)。所谓的有闲不过就是自己有比别人更多的消费力和时间,炫耀自己比别人能拥有更好的生活,炫耀自己比别人拥有更多的力量跟随社会潮流,炫耀自己有着更好的文化素养等等,但这个问题就出在炫耀的对象。

对于乌合之众来说,他们所希望的不过就是比自己生活圈的朋友过得更好,但他们生活圈当中的朋友无非也是乌合之众,这就是为什幺流行会存在的原因。因为对于乌合之众来说,他们想要取得认同的方式就是要先加入流行之后,在流行文化当中建立属于自己的高度。那怕这种高度的保鲜期大概只有很短的几个月甚至只有几天,但这短短时间的感受,就足以让乌合之众们得到短暂的优越感和亢奋。

寻求认同感的乌合之众善于模仿,他们会模仿自己愿意认同的对象,从偶像明星到文人雅士,这些会被效仿对象的言行举止都会成为流行的一部份。包含从电视节目上的流行语,他们某天特别的髮型,或是哪次一个意外的造型等等,都有可能营造出一种全新的流行。而正好对于崇拜偶像的乌合之众来说,模仿偶像的行为是种对于偶像膜拜的仪式,而这种仪式就是流行的源头之一。

乌合之众不了解的事情是,他们会挑选来观看的电视节目、戏剧、电影或是网路内容,都是特定为了他们而设计的内容,从工作人员到主持人都是理解乌合之众品味的人。那怕有些人其实并不认同这些品味,在这个像是戏剧舞台的人生上面,为了生存也必须演得像是个符合乌合之众品味的演艺人员。整套内容都是为了乌合之众所打造,而所有舞台上的人也仰赖乌合之众的喜欢而生存。乌合之众以为偶像创造了流行,却不明白是自己创造了偶像之后,偶像为了求生存而创造出了一波又一波的流行。

狂热而无知的乌合之众们(十二):乌合之众追逐流行

追求流行的原因主要是希望得到陌生人的认同和羡慕,但追根究柢是希望彰显自己的优越感,但这种优越感终究与社会上真正有闲的文化有所落差,而每每在艺术文化当中的流行元素也会随着由经济收入高处流向低处。就像是经典电影《穿着prada的恶魔》当中米兰达所讨论到不修边幅女主角所穿的蓝色毛衣,不过是十数年前某个时装秀开始的用的。随着年代的推进从最高价的订製品、高级时装品牌的奢侈品,最后走到了大卖场花车上的蓝色毛衣。

这种说法否定了乌合之众创造了偶像,或者说在众多可以崇拜的流行当中,乌合之众们选了一个自己较为喜欢的,然后只留下自己喜欢的元素加以重新转化,最后这种经过转化过后的就成为了流行。但每个流行虽然大多数并没有办法解释其原因,但其中或多或少带有些人为刻意营造的成分在其中,这就是行销专家所能掌握的部份。这部分到底有多少则是从来没有人知道,因为一直以来行销就是个以结果论来决定的专业。

但对于乌合之众来说,他们没有办法料想到的是当他们尝试追逐流行之时,却因此而暴露了自己身为乌合之众的事实。如同前文所说,所有的流行因子都瞄準着乌合之众作为目标,而缺乏自我认同而必须寻求外界认同的乌合之众就会全盘接受这些文化做为自己应该要认同的目标。就在此时这些流行文化的认同反而成为了一种辨识乌合之众的方法。

对流行文化需要有所了解才能顺利的讨好乌合之众。一个充满流行因子的人却不一定是乌合之众,因为他的身分或是工作有可能是为了讨好乌合之众而存在,或者说当我们尝试与乌合之众沟通之时,必须要先获得对方的认同,而许多时候认同感就是建立在其他的社会流行产物上面。我们习惯使用流行的价值来博取他人的认同感,因为非乌合之众也会使用乌合之众所喜欢的流行因素,这样可以获得来自乌合之众的关注。

要区分这两者的差异就在于到底是刻意扮演还是无意识的追逐?在高夫曼(Erving Goffman)的《日常生活的自我表演》当中不断强调的点,就是讨论到我们不过是人生舞台上的一场戏,有意识到这点的人就会表现出他希望表现的样子,并且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样貌是真实的。到了最后到底是真是假?到底是真的爱上流行还是假装自己爱上流行都逐渐模糊不清,分不清楚自己的意向。

有人说历史总是相近的,这是个在历史上很容易理解的概念,就不过是人们没有办法看清前人的错误,导致相同局面下的相同决策再次出错,于是历史舞台上又再次重演了相同的戏码。而流行完全可以佐证,许许多多流行文化的元素在经历数十年后重新出现,这时候为了区别与过往的不同,我们赋予了新的名词叫做「复古」来重新诠释流行的风格和潮流。

人有裤子,无非就是高腰、中腰和低腰三种主要穿法和其他的怪异穿法,怪异穿法注定无法成为主流,因为拥有这类勇气的人毕竟是少数。而当高腰中腰与低腰流行玩一轮之后总会再次回到高腰裤子,这没有什幺理由也没有什幺方式可以阻止,因为这就是流行文化。

乌合之众塑造了历史,而历史中的风流人物无非就是激进、保守和其他怪异路线的,当人们希望社会有点改变的时候就会疯狂的希望激进,这时激进拥立的人物就会一个比一个极端与狂热。而当这类的激进人物过多的时候,人们又再次走向了保守思想,然后人物开始变得一个比一个还要保守,只不过通常这种思维的转化都伴随着许多人命和血腥,这就是历史的流行文化演变。

乌合之众系列文主要参考书目《乌合之众》古斯塔夫・勒庞Gustave Le Bon《群众运动圣经》艾瑞克・贺佛尔Eric Hoffer《君主论》马基维利Niccolo Machiavelli《异常流行幻象与群众疯狂》查尔斯.麦凯Charles Mackay《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高夫曼Erving Goffman《语言与人生》S.I.早川、艾伦.R.早川《神话的力量》坎伯Joseph Campbell《千面英雄》坎伯Joseph Campbell《人及其象徵:荣格思想精华》卡尔.荣格Carl G. Jung《自私的基因 》理查・道金斯Richard Dawkins《英雄与英雄崇拜》卡莱尔Thomas Carlyle《我的奋斗》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