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于不交易》(1)

浏览量200 点赞857 2020-06-10

中文版

《用心于不交易》(1)

这是我最近看过的投资书籍里面最棒的一本,在翻开这本书之后,就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当天就把整本书读完了!事后回想,反覆咀嚼书中的内容,依然觉得很有滋味。我非常建议有心从事价值投资的读者们,花点小钱买这本书,各位将可以在这本书的内容中,体会到价值投资人的投资哲学、思维模式及心路历程。

在本书的开头,作者将投资人分为两种,一种是频繁交易的投资人,另一种是长期持有股票的投资人。表面上,这两种投资人是在同一个擂台上竞争;但实际上,这两种人处在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

频繁交易的投资人,是在「零和游戏」的世界里,他的快乐是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相对的,他的痛苦也将会变成其他投资人喜悦的泉源。举例来说,假使我们买进某支股票,之后股价下跌造成亏损,就表示将股票卖给我们的那位投资人避开了亏损;反之,若股价上涨,则表示将股票卖给我们的那位投资人少赚一笔。

我们都知道,「零和游戏」就像是一场赌局,这些投资人的整体绩效将会等于大盘走势,若将这些投资人频繁交易所衍生的交易成本纳入考量,这将会变成一场「负和游戏」,也就是投资人的整体绩效必然落后大盘。

为什幺投资绩效应该要跟大盘比较?因为,大盘代表市场上所有股票的平均表现,也就是市场内所有投资人的平均成绩。我们只要购买指数型基金,就能不费吹灰之力拿到平均成绩,如果花时间研究投资之后没办法打败大盘,那这些研究行为岂不显得多余?

此外,这些投资人或许没有想过,当他们在进行交易时,为什幺他们的交易对手愿意从事相反的行为?我的意思是说,如果这档股票真的这幺好,在你决定买进股票时,为何会有投资人愿意卖给你?你确定把股票卖给你的投资人懂的比你少吗?

在 1981 年时,研究人员对瑞典的驾驶人进行一份调查,发现 90 % 的驾驶人认为自己的开车技术优于平均。这个结果当然是不可能的,但是频繁交易的投资人,就像是这些瑞典驾驶人一样,总是觉得自己比别人更聪明,能从这笔交易中获得利益。

在更多时候,买、卖双方其实接触的是同样的资讯,但奇妙的是,有些投资人在接触这些资讯后会决定买进股票,另一些投资人则会推导出完全相反的结论。这是因为所有事件都有正、反两种论述,就像粮食价格上涨时,食品公司或许能顺利转嫁成本给消费者,获得更高的利润,也可能必须自行吸收成本,使得利润减少。

或许,真的存在从交易中获得利益的方法,但知道这套方法的人绝对不可能公开分享,因为在「零和游戏」中,别人的快乐就是自己的痛苦,分享这套方法形同于树立自己的敌人。

另一方面,虽然短期内参与「零和游戏」的玩家都有相等的机会,但长期下来,将会由少数几位玩家胜出。

作者举了一个相当生动的例子,就是我们小时候经常玩的「大富翁」游戏。在「大富翁」中,玩家掷骰子决定走路的步数,决定是否要支付过路费给其他玩家,并且随机抽取「机会」与「命运」卡,从「银行」那里获得奖励或惩罚。很显然,在游戏之初,这是一个纯粹凭运气的游戏,但随着时间推进,有些运气比较好的玩家获得较多的过路费与奖励,并且买下了较多的房地产,使得这位玩家向其他玩家收取过路费的机率提高,这场游戏也就不再公平了!

投资也是相同的道理。掌握第一手消息,或是财力雄厚的投资人,自然会比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有更高的机会胜出,所以散户总是被主力坑杀。另外,为人熟知的「二八法则」,意即市场上只有少数投资人能获得利润,也是这种财富自然集中的现象所导致的结果。

由此可见,平民老百姓要从这场「零和游戏」中胜出,除非有很好的运气,否则是非常困难的!这并不是说我们应该放弃投资,相反的,投资是我们参与经济运作核心的一种管道,但我们应该思考如何跳脱这场「零和游戏」。

那幺,哪里有「正和游戏」呢?这个答案再简单不过,就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交易行为。

在远古时代,没有市场制度,人们只能凭藉自己的力量获取所需;但在市场制度建立之后,人们可以透过交易来互通有无,因而确立了「分工」的基础。因为有了「市场」与「分工」,人们可以专心生产自己较擅长的物品,再透过市场来交换资源,满足自己的需求,这就是知名经济学家李嘉图所说的「比较利益原理」(Law of Comparative Advantage)。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亚当比较擅长种苹果,不擅长种水梨,每年他可以产出 500 颗苹果,或是 200 颗水梨;夏娃则是较擅长种水梨,不擅长种苹果,每年她可以产出 300 颗苹果,或是 400 颗水梨。

在这个例子中,假使他们种植苹果与水梨的面积各半,则亚当每年可以获得 250 颗苹果、100 颗水哩,而夏娃可以获得 150 颗苹果、200 颗水梨。但如果亚当专心种植苹果,夏娃专心种植水梨,然后彼此交换一半的产出,则亚当与夏娃都可以获得 250 颗苹果、200 颗水梨,「分工」的成果显然比各自为政更好。

在市场制度下,经济体系将能透过「比较利益原理」,将资源有效率地进行分配,进而提升人类的生活福祉,这就是一场「正和游戏」。

当我们买进股票后长期持有,就是把资金投入某家公司,这家公司所提供的产品或服务,自然是卖给客户,而我们透过持有股票来获得公司的部分所有权。换句话说,我们正透过这家公司参与经济体系的运作,加入「正和游戏」的世界。

从此以后,我们不再需要担心股市明天是否会下跌?哪一档股票最会涨?该获利了结了吗?外资、投信是买超还是卖超?……诸如此类的繁琐问题,而是关心公司的本质,像是公司的获利能力、负债情况、竞争力、产业新知,就好像事业的拥有者,并且获得全然不同的新视野,这部分请容我在下一篇文章中继续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