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出的 Storyboard App,风格像台湾漫画月刊?

浏览量304 点赞183 2020-06-07
Google 出的 Storyboard App,风格像台湾漫画月刊?

Google 12 日在 Android 平台上发表 AI 影像处理应用程式 Storyboard,该程式能从影片自动挑选出有趣的影格,转换成特殊风格的单页连环漫画。有人说转出来的风格好像从前知名的《台湾漫画月刊》的风格,于是笔者就实际下载来检测看看。

可能很多人已经不记得这本刊物了,笔者大概简介一下。《台湾漫画月刊》是一本传奇性的刊物,在 2011 年 7 月 6 日创刊,宗旨为:「刊载完全由台湾自製的作品,并研发最新绘图技术,积极争取异业结盟,以成为台湾漫画产业的惊奇漫画(Marvel)为目标。」(该刊物 Facebook 专页截图存档)曾经缔造许多纪录:

Google 出的 Storyboard App,风格像台湾漫画月刊?

 台湾漫画月刊的封面。

然而筹备两年却只有营运 10 天,是台湾漫画史上最短命的漫画杂誌。

该刊物最大特色,是杂誌中 《少年杀无赦》、《补教人生》、《大宇宙战争年代誌》3 部作品,运用了该杂誌总编辑蓝弋丰自豪的 「拟真新技术画法」,得以利用软体量产漫画。

Google 出的 Storyboard App,风格像台湾漫画月刊?

台湾漫画月刊第一期其中一张画面,被抓到用照片 PS 处理后生成。

然而刊物里面,实际成像品质不稳定,时好时坏,同角色的脸常常前一页正常,后一页就扭曲变形,读者阅读自然无法连贯理解,甚至被人发现其中《少年杀无赦》内容及封面用图抄袭自静宜大学大众传播学系《静报》相片艺廊 主题为八家将阵头的摄影作品。今天不论是否侵权的问题,就技术面来看,总编辑蓝弋丰所谓的新技术,可能是运用 Photoshop 影像处理软体的 script 命令稿,由电脑全自动把选择的照片调整出特定的绘画风格。

这种自动把照片变成某种特定绘画风格的技术今日其实已经不罕见了,例如电影《梵谷:星夜之谜》(Loving Vincent )就使用了这样的技术,把实拍的真人影片画面,全自动生成能配合手绘油画动画的风格,该电影不但有知名度,而且在动画影史上也将有一定地位。跟台湾漫画月刊比起来,隔了 6 年当然技术成熟度不在同一档次,更重要的,不是只有技术就好,必须有真正的美学经营与判断能力。

Google 出的 Storyboard App,风格像台湾漫画月刊?

当年台湾漫画月刊出刊时,被吐嘈常常作画崩画的状况。

而 Google 的 Storyboard 更有趣了,是把实拍影片转成连环漫画,操作细节是选择好要给 Storyboard 转换的影片,只要几秒钟,程式就会自动产生出这个影片的一页式连环漫画的影片「内容摘要」。风格有着传统漫画黑白笔触稿、报纸写实风、彩色油画风格等数种黑白与彩色的风格,如果对当前产生结果不满意,手指上下一滑,就可以随机再产生一次不一样风格的东西。而最有趣的是:漫画作品在控制剧情时最重要的关键 – 画格,Storyboard 是全自动帮你算出来的。根据实际产生内容来看, 程式的 AI 在这方面可不是随机乱凑,而是有根据某种影像节奏、原始画面风格的法则来帮你产生。

Google 出的 Storyboard App,风格像台湾漫画月刊?

台湾漫画月刊其中一篇。

Storyboard 的实际表现

以下是笔者以自己拍过的影片来测试的结果:

1. 这张图,是产生自笔者今年到访比利时布鲁塞尔原子塔拍的长电梯搭乘影像。

Google 出的 Storyboard App,风格像台湾漫画月刊?

可以发现 Storyboard 针对影像的速度感,产生斜像画格,传达出冲击性的感觉。

2. 这个彩色漫画风格的欧洲古堡「游览」,则是笔者参观当地的小欧洲(Mini-Europe ,类似台湾的小人国)的影片。

Google 出的 Storyboard App,风格像台湾漫画月刊?

由于拍下的影像是慢慢的游览,所以画格就比较「平静」。

3. 下面这张图,则是产生自笔者参观圣尼可拉教堂的影片。

Google 出的 Storyboard App,风格像台湾漫画月刊?

这里最神奇的是,第一章画格 Storyboard 竟然会撷取到这个斜 45 度仰角的景当重点格,而捨去那些华丽的雕像,Storyboard 的审美观非常有意思。

4. 彩色的方面,像这张是自笔者参观台场钢弹 RX-78 的影片产生而成。

Google 出的 Storyboard App,风格像台湾漫画月刊?

5. 当然也有最传统的漫画风格,这张也是产生自笔者参观小欧洲的影片。

Google 出的 Storyboard App,风格像台湾漫画月刊?

看来去一次比利时小欧洲很划算,透过 Storyboard ,笔者似乎就游历了欧洲各大景点?(笑)。言归正传,以上 Storyboard 产生的「作画品质」、画格节奏真的没话说,而且风格还很多样化。然而这样好像只是好玩有趣罢了,好像没有啥故事性?

于是笔者做了更进一步的测试──使用蒙太奇技法有意识地挑选、拼合产生的图片,做了两个漫画作品的测试範例:《妈祖来了!》、《第三次冲击!人类的最后依靠》。虽然不立文字,但依然可看出简单剧情。

笔者没有蓝弋丰作画上的才华,不敢说自己是这两部作品的「作画」,但蓝弋丰当年发展未果的「拟真新技术画法」今日可以说真的实现了,任何人只要花心思好好拍摄许多素材影片,就可以透过这个程式产生单页连环漫画,再加上精緻的美学经营,就可以变出成熟的漫画作品;而现有的专业漫画製作体系可能也会因此发生巨大的变革──原来一些由漫画家助手来完成的风景、背景等叙事画格,将可以由 Storyboard 来代劳,缺乏助手的漫画家的生产力将为之大增。

笔者认为在专业的领域,只要说故事的能力好、美学功力也不差,后进的漫画国、漫画家,得以运用 Storyboard 这样的工具作辅助,挑战老牌的漫画大国与漫画家。